<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您當前的位置:環保頻道  >  綠色四川
    成都垃圾分類“分”了多年 緣何分不清?
    2019-06-24 09:50 來源:成都日報

    近日,關于垃圾分類的各種知識熱傳,市民對垃圾分類的熱情不斷高漲,垃圾分類日益成為人們談論的熱門話題。

    6月6日,住建部等9部門在46個重點城市先行先試的基礎上,印發《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決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明確到2020年,46個重點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到2025年,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正式實施,上海將成為全國第一個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的城市,混合投放垃圾最高處以200元罰款。成都作為全國46個垃圾分類的試點城市之一,也正在全面推進這項工作。

    對“怎么分?”“分不分跟我有何關系?”等一些垃圾分類中的問題,市民還有一些困惑和疑慮。連日來,記者深入各地進行了調查與采訪,針對“垃圾分類究竟難在哪兒,應該如何解決?試點推行多年后,成都如何突圍?”等問題進行調查與問計,深入了解垃圾分類的“成都方案”。

    現狀直擊

    垃圾分類怎么分 好多市民還搞不清

    垃圾分類難,首先難在多而雜,而情況千差萬別。前不久,網上為“大棒骨是餐廚垃圾還是其他垃圾?”“粽子吃完,粽子葉是餐廚垃圾還是其他垃圾?”“小龍蝦吃完后咋個扔?”“鉛筆是有害垃圾還是其他垃圾?”等這些極容易混淆的問題爭得“不可開交”。

    一排垃圾桶往往好幾種顏色,但不同的顏色標識分別代表什么意思?用不同顏色垃圾箱區分垃圾種類是一種通用做法,但一些市民卻表示,“大多數時候還是不知道該怎么分類。”對于垃圾分類,好多市民還搞不清。

    “現在垃圾分類的宣傳效果不好。”成都市垃圾分類管理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分析,宣傳渠道少,產品少,宣傳的形式還比較單一,“對市民的觸動不大”。他認為,應該在前端的策劃和宣傳上對垃圾分類知識進行包裝,主題要鮮明,要融入時尚文化屬性、美學屬性,加入萌寵、時尚的元素,要有成都文化特色,增加作品的互動性、趣味性。他舉例說,比如在宣傳垃圾分類的時候,用輪胎等廢舊物品做成的再利用物品送給大家;或者根據傳統的節日,在可回收物的袋子上印上“粽子”,告訴大家粽子怎么分類等。

    垃圾分類水平參差不齊 二次分揀成本高

    事實上,成都從開始進行垃圾分類的試點,到現在已經有10年左右了。記者從調查走訪中了解到,成都各小區的垃圾分類水平表現出參差不齊的情況:大多數小區配備了可回收與不可回收兩種分類桶,但沒分類的情況較多,比如錦江區三槐樹路87號、橡樹林等;一些小區配備了4種分類桶,并且有智能分類、加上積分等獎勵,參與率比較高,比如青羊區的金沙云庭、佳兆業廣場,成華區的水畔經典等;但是一些小區連分類回收桶都沒有;一些小區配備了分類桶,但小區或者社區沒有任何相關方面的宣傳,導致居民不知道如何分類……

    家住橡樹林的杜女士表示,“小區有分類垃圾桶,但是包括我自己在內,很少有居民能夠真正做到垃圾分類。”有一些居民還有“麻煩”“哪個垃圾桶近就丟哪里”的觀點。

    “居民配合度不高,確實是垃圾分類面臨的一個難題。”垃圾分類志愿者說,如果在一個小區,只有一部分居民進行垃圾分類,后續垃圾分類處理的環節,就不能更好地運轉。“居民垃圾分類投放的精準度不高,二次分揀時投入的人力也比較多。”承擔了成都部分小區的垃圾分類收運、處置工作的恒升天潔負責人說,目前,成都各小區垃圾分類投放精準度高的可以達到85%,低的只有30%,“混合垃圾,就必須進行二次分揀。”

    垃圾分類前端踐行度低 后端各環節的能力不夠

    垃圾分類是一個涉及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置的全程分類體系,沒有一個環節可缺失。“推進垃圾分類,關鍵是要加強科學管理,形成長效機制,推動習慣養成。”從前端來看,無論是因觀念還是設施,當前成都的垃圾分類“呼聲高、行動低”;從后端看,收集、運輸、分類處置上,無論是人力還是財力,能力依然還存在與現實不匹配的情況。

    從小區的情況來看,垃圾投放收集的第一責任主體——物管的責任未落實,“有些小區,垃圾分類服務公司在進駐小區時會遭到物業的反對,物業以為,公司進駐會分走‘垃圾回收’所得。”一些回收企業表示。

    同時,環衛公司清運能力參差不齊,也是導致混運混裝的原因之一。記者了解到,一些設備不足或者管理不到位的公司,容易出現混合運輸的情況。

    此外,生活垃圾分類還未形成合力,可回收物和再生資源系統歸市商務局管,有害垃圾歸市生態環境局管,餐廚垃圾和其他垃圾歸城管部門管。目前,各自不同的標準導致“一個垃圾收集點歸屬三個部門監管”的局面。

    新聞多一點

    《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即將出臺

    建立“全鏈條”生活垃圾分類體系

    事實上,從2018年底開始,成都就已經開始關注到垃圾分類“前分后混”的問題。為破解這一難題,成都配備了可回收物(藍色車)、其他垃圾(灰色車)、有害垃圾(紅色車)、餐廚垃圾(綠色車)四類分類運輸車共1462輛,其中,其他垃圾專用運輸車1213輛,餐廚垃圾專用運輸車166輛,有害垃圾專用運輸車31輛,可回收運輸車52輛,“分類收運做不好,還存在‘前分后混’問題,直接追究環衛企業、物業管理、再生資源企業等單位的責任。”但是,這些車輛還遠不足以覆蓋成都全域。

    去年,我市出臺《成都市生活垃圾分類實施方案(2018-2020年)》,明確三年的年度目標。到2020年,全市黨政機關、學校等公共機構,軍隊單位及商業綜合體、相關企業生活垃圾分類100%全覆蓋;城鎮社區和農村集中居民區生活垃圾分類覆蓋率達60%;生活垃圾末端處理減量率(人均)達15%,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達15%,無害化處理率達99%。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也將像上海那樣,步入“強制”分類的時代。《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即將出臺,將通過立法形式明確單位和個人生活垃圾分類義務及不分類的法律責任,“這個法規一旦實施,小區垃圾不分類,環衛公司一律不收。”根據目前的征求意見稿,相關專家這樣表示。

    據了解,這部法規將完善生活垃圾分類相關標準規范,加大生活垃圾分類投放、收集、運輸、處置能力建設,科學建立“全過程”“全鏈條”生活垃圾分類體系,破解垃圾治理難題。據介紹,今年,將累計建設可回收物分揀中心9個,“只有保障末端的處置,才能真正實現分類,否則,垃圾分類難以真正實現其價值,也沒有讓人信服和堅持的動力。”專家表示。

    記者觀察

    為何需要人人都來參與垃圾分類?

    近年來,成都市生活垃圾產量迅速增長,2017年,我市日均生活垃圾產量約為1.65萬噸,人均量達到1.04公斤。自然分解的方法(填埋),已經遠遠跟不上生產。從2012年至2017年統計數據顯示,日均生活垃圾處理量已從1.03萬噸增長到1.65萬噸,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9.8%,垃圾擠壓到了正常的生活。

    而垃圾分類,是推動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的重要措施。分了類的垃圾,能更好地分解。也只有分了類的垃圾,才能變成資源,為城市減負。

    “分類好麻煩!”“分類跟我有什么關系”“有物管就行了吧”……即便是現在,我們還是能聽到這樣的言論傳入耳中。那么,為什么垃圾分類的責任需要每個人來承擔呢?這跟垃圾的處置成本有關。

    記者了解到,成都的其他垃圾,一部分運往龍泉驛區的長安垃圾填埋場,一部分運往雙流九江焚燒發電廠。據市城管委透露,2018年,成都提高生活垃圾跨區(市)縣處理環境補償標準。以溫江的生活垃圾處理為例,目前,運往龍泉驛區進行填埋的生活垃圾,運費為98元/噸,處置費為48.9元/噸,環境補償費為60元/噸。也就是說,填埋一噸生活垃圾的成本是206.9元。

    這僅僅只是在運輸和處置環節,還不算人工成本等。隨著垃圾產量的加大,土地、人力成本提升,整個末端處理垃圾的成本正在急劇上升。

    “我們現在每戶每月8元的垃圾處理費,早已不足以支撐后端的處置。”有垃圾分類專家如此分析道,“如果分類長期沒有效果,后端處理效率低下、成本高,不排除最終代價還是會轉嫁到每個納稅者,如德國那樣,在前端以‘不分類垃圾’計重收費。”那么,從社會降低成本的角度來看,將垃圾分類責任配置到每個垃圾生產者,也就不難理解。

    小知識

    除了分類,還可以做這些

    如在購物時,選擇“不過度包裝”,盡量不買一次性用品,盡量不使用一次性塑料袋,這會大大助推全社會垃圾的減量化;

    在就餐時,倡導“光盤行動”,適當點餐;選擇可重復使用的餐具,避免使用一次性餐盒、筷子、水杯等;

    在辦公時,使用可以更換筆芯的簽字筆、圓珠筆等;紙張盡量雙面書寫、打印;推行無紙化辦公;優先使用再生紙張。

    本報記者 李霞

    原標題:垃圾分類“分”了多年 緣何分不清?

    [編輯:張高山]
    甘肃快3跨度图片

    <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21点游戏下载中文版 押大小规律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3肖6码三肖六码期期准 酒店陪酒女播放 时时彩后二万能码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缅甸赌场龙虎高科技 pk10公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