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您當前的位置:環保頻道  >  綠色四川
    埋或燒 垃圾后端處理有“難言之隱”
    2019-06-26 09:15 來源:四川日報

    記者走進成都、樂山、瀘州、自貢、達州等地展開調查

    堆積成山,垃圾填埋場面臨極大壓力

    除了“吃不消”,由于有煙氣、飛灰等焚燒產物,垃圾焚燒也一直爭議不斷

    深究問題根源,不少業內人士都指向了同一點——垃圾沒分類

    6月25日,成都市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聽取了關于《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草案)》的有關說明。按照條例內容,成都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或將進入“強制時代”。而當天,本報推出的成都、德陽、廣元三地垃圾分類調查報道也引發關注。

    如何處理日益增長的城市生活垃圾,成為各個城市發展面對的棘手問題。早在2018年4月出臺的《四川省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明確,將在成都、德陽、廣元城區試點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

    為何要加快推進垃圾分類步伐?垃圾后端處理又有何難點和壓力?6月25日,記者走進成都、樂山、瀘州、自貢、達州等地進一步展開調查。

    問題一 量大難容 填埋已無法“消滅”垃圾

    填埋是過去處理垃圾的主要方式之一。

    6月25日,記者來到位于成都市龍泉驛區洛帶鎮的長安垃圾填埋場,看到這里1500畝填埋場地被劃分為不同區域,并覆蓋著一層黑色薄膜。

    據悉,該垃圾填埋場從1993年使用至今,是成都市級唯一的大型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現場工作人員介紹,成都市日產生活垃圾1.65萬噸,而這里每天要吞進5000多噸中心城區及二圈層郊縣的生活垃圾。由于垃圾進場量遠超設計規模,這里已累計填埋生活垃圾2900余萬噸,超過設計庫容。

    400余公里外,達州市宣漢縣東鄉鎮,一座“服役”8年的縣級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廠也面臨壓力。

    走進廠區,容量為87.7萬立方米的垃圾填埋庫區呈階梯狀分布,蜿蜒的山路連接著下方兩個容量為2400立方米的滲濾液調節池。

    副廠長譚剛介紹,該庫區于2010年底投用,最初收儲垃圾范圍僅限于宣漢縣城及周邊6個鄉鎮,2011年處理垃圾4.5萬噸。然而,隨著城鎮化率的提高,如今,這里要接收20多個鄉鎮的生活垃圾,2018年的處理量達到了13.46萬噸。數據顯示,投用至今,該庫區實際已填埋了50余萬立方米的垃圾。

    “在垃圾處理廠工作近5年,只要下暴雨我就輾轉難眠。”譚剛坦言自己的壓力不小:除了容量,更令人擔心的還有垃圾滲濾液——若不能妥善處置這種黑色的高濃度有機廢水,就會危及地下水源。為此,宣漢縣投入上億元,在原有150噸日處理量的基礎上又新建了8000立方米的應急池和一套應急水處理設備,并于去年規劃了日處理能力350噸的二期水處理工程。

    問題二 垃圾“吃不消”,還不能直接燒

    垃圾填埋占用大量土地,稍有不慎就會污染環境。這迫使很多地方將目光又投向了垃圾焚燒。

    6月25日,記者來到樂山市首個城市生活垃圾環保發電項目。吊機操作室里,記者透過全透明玻璃窗俯瞰,看到一個面積約足球場大小、向地下延伸約24米的垃圾貯坑。上萬噸的垃圾正在這里脫水發酵。之后垃圾將被焚燒轉換為電能。

    雖然垃圾焚燒發電以其占地面積小、處理速度快等優勢逐步成為各地的新選擇。但一位從事了多年垃圾焚燒發電工作的業內人士表示,“依舊面臨巨大的壓力。”

    “目前收集來的垃圾,不能直接燒。”自貢能投華西環保發電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蔣洪軍直言,這些垃圾包含建筑垃圾、廢金屬、塑料瓶等大量不能或不必燃燒的東西,粗略估算每1000噸垃圾中至少有5噸垃圾不能燃燒,“工人不得不先通過磁分選、重力風選等方式將其分選出來。”

    而作為宜賓市目前唯一的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站,海諾爾(宜賓)環保發電有限公司今年春節期間每日接收垃圾達2200噸。因遠超日處理能力,無奈之下,只能轉運。

    除了“吃不消”,由于有煙氣、飛灰等焚燒產物,垃圾焚燒也一直爭議不斷。

    解決 改進處理技術并從源頭減量

    在瀘州市垃圾焚燒發電廠,記者好奇:與上萬噸的垃圾僅隔著一面玻璃,為何聞不到一絲異味。“采用液壓式密封材料,坑內處于負壓環境,可有效避免異味。”興瀘環保公司質量安全環保部負責人羅江指了指垃圾貯坑上方的幾個抽風口介紹。

    “有害物質二噁英在焚燒廠要跑出來不容易。”羅江稱,“第一關,通過成熟的煙氣組合處理工藝技術,在850℃以上的高溫分解它們;第二關,余留的二噁英還會被噴入的大量活性炭所吸附。”他表示,目前國內垃圾焚燒發電技術經過30多年發展,各項技術成熟。如焚燒爐設計保證焚燒煙氣溫度大于850℃以上,停留時間大于2秒,就能有效抑制二噁英產生。

    再以飛灰為例。“我們廠每天處理1000噸垃圾,大概產生30多噸飛灰,每年1.2萬噸。”羅江表示,他們通過飛灰螯合固化技術,將飛灰中有毒、有害物質牢牢地“鎖”在水泥“磚塊”里,檢測合格后再將這些“磚塊”放入指定的垃圾填埋場進行安全填埋處置。“這樣就能有效避免飛灰對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每個月,我們會對未填埋的‘磚塊’進行體檢抽查,確定其體內重金屬和二噁英是否達標。”

    但在羅江看來,“磚塊”也并非長久之計。“未來大面積推廣水泥窯協同處置焚燒飛灰技術。”他解釋,通過這一技術,將徹底消除飛灰中二噁英等有機污染物,將重金屬固溶于水泥熟料晶格中,實現飛灰無害化、減量化處理。

    而深究這些問題的根源,不少業內人士都指向了同一點——垃圾沒分類。他們認為,要抑制過快的垃圾增速,不是一味地增加垃圾焚燒發電的容量,而是從源頭減量和實施垃圾分類處理。“焚燒前的分選環節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降低了處理效率。若是經嚴格分類后的垃圾,燃燒成分簡單,就能精準地控制溫度,排放物也更容易達標。”

    □本報記者 吳曉彤 徐莉莎 魏馮 秦勇 黃大海

    原標題:埋或燒 垃圾后端處理有“難言之隱”

    [編輯:張高山]
    甘肃快3跨度图片

    <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sup id="qxtox"></sup>

        <optgroup id="qxtox"><meter id="qxtox"></meter></optgroup>
        <em id="qxtox"><tr id="qxtox"></tr></em>
        <dl id="qxtox"></dl>
        <sup id="qxtox"></sup><dl id="qxtox"></dl>
        <sup id="qxtox"><menu id="qxtox"><form id="qxtox"></form></menu></sup>

        <div id="qxtox"><ol id="qxtox"><mark id="qxtox"></mark></ol></div><big id="qxtox"><noscript id="qxtox"><output id="qxtox"></output></noscript></big>

        <em id="qxtox"></em>
        玩通比牛牛怎样才会赢 沈阳按摩最好 彩虹计划网 买彩票 十一运夺金计划哪个准 六个复式二中二 收款码对接博彩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吉林快三计划网址 新二网上